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监利县第一初级中学陈礼民的班级后花园

转载博文请注明出处

 
 
 

日志

 
 

我真想嚷嚷  

2011-06-10 07:39:22|  分类: 考试探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真想嚷嚷

王佑军

今天是愚人节。我抱着周记本,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得防着点儿,那帮混小子,什么馊主意都想得出来。他们会怎么着呢?推开教室门,一把扫帚凌空而降?有可能;走进教室,一支水枪突然从某个角落向我射击?也不失为一个方案;走上讲台,讲台上抹了油,我一脚踏上去,摔个四仰八叉?也并非没有可能;要不黑板上画上我的漫画?就像李冒儿在周记里画的那样,两只小辫儿吊在直升飞机上,眼泪刷刷地往下洒,下雨一样的。他画的是我第一次上课的情景,那帮混小子合起伙来把我给整哭了。他还给漫画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人工降雨。

哼!看我怎么整你们。想到这,我得意地掂了掂这一摞周记本。为了隆重迎接本届愚人节,我精心批阅了本周的周记本。比如李冒儿的周记本上是这么批阅的:亲爱的冒儿同学,基于你在本周的“出色”表现,本师决定于本周末与贵府最高领导人亲切会晤,共商阁下终身发展大计。我让你人工降雨去吧。

嗯!到教室门口了,准备战斗。我把周记本举到头顶,轻轻推开门,没有扫帚凌空而下,我迅速把周记本调到前胸,没有水枪打过来,我向讲台走去,讲台上没有抹油,黑板上也没有漫画。我舒了一口气,开始上课。但仍不能掉以轻心,我太了解他们了。我一边讲课,一边观察着几个“可疑分子”,我甚至特意地踱到李冒儿身边,一半儿是侦查“敌情”,一半儿也是为了引蛇出洞,可是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平常,李冒儿的笔记做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认真。仅有一次,我眼角的余光突然捕捉到一个晃动的黑影,我迅速转身,原来是李冒儿举手提问,虚惊一场,倒叫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嘘!终于下课了,我长舒了一口气。走出教室的当儿,我又转头朝教室里看了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这心里就有点纳闷了,难道他们不知道今天是愚人节?或者这帮家伙突然间转变了?我满腹狐疑地朝办公室走去,心里感到既轻松,又空落落的。走进办公室,同事们朝我周身打量着问我:“你们班学生没怎么摆划你?”我说:“没摆划。”同事们不相信地围着我转:“咦,这是什么?卡在裤腰带上呢。”我一把从同事手中夺过来,是一张卡片,上面是一幅漫画:一个小丫头,五十多个小脑袋组成一个心形的身子,两只糊辫子支楞着,画面主体是一张大大的嘴巴,吐出一句话:如果感到幸福你就嚷嚷!

呵!我真想大声地嚷嚷!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