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监利县第一初级中学陈礼民的班级后花园

转载博文请注明出处

 
 
 

日志

 
 

【引用】【洪湖之水清兮】三月芙蓉初出水,不待风来一池香  

2012-03-31 06:07:31|  分类: 教研教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芙蓉初出水  不待风来一湖香

——荆州市第二十一届中学语文教学研讨会散记

 

 

        起——站在蜀仙的角度写会议,要从渊源说起

         我用搜狗拼音打我的家乡,出来的词组有三个:艰难、剑南、贱男。输入法欺负我普通话不好,偏没有“监南”。在老家,如果你执意讲普通话反而成了假洋鬼子,在屋檐下晒牙齿和胡子的老头们会用拐棍戳着你的后脑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山东的驴子学马叫”。不过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连最土的酋长都讲普通话了。说来老家就与湖北第一湖——洪湖咫尺相望,在行政区划上还包括一万亩的洪湖水域。从老屋开车,一刻钟的路程,便可以赶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背景下划个船,钓个鱼,游个泳,照个像什么的。毕竟洪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六月的洪湖英姿飒爽,绝对胜过那妩媚无骨的西湖。农历五六月中,还可以挖个藕桩摘个莲蓬,年近腊尾还可以弄点野味,海陆空都有。不过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都法律保护了。法律之外的就只有田田荷叶那一脉清香还在记忆里未曾飘散。

   依然在法律之外,说说与洪湖的渊源,那可是一团乱麻,引用湛晶的名人名言就是:“绞到一起了。”

   因为洪湖市与监利县都属于红色土地,况且历史上监利划出过一部分土地供洪湖设市,应该叫骨肉相连;因为共同拥有这一片排名全国第七的湖泽,应该叫一衣带水;又因为崔指导、朱所长和李指导的关系,同属王院的中语集团军,应该叫并肩战斗;还因为书鼠、湖水传奇、院长、蜀仙等若干博友的眉来眼去,应该叫暗送秋波。

   为什么说渊源?是因为荆州市第二十一届中学语文教学艺术研讨会在洪湖市举行,同时进行的还有荆州市“课内比教学”教学比武和2012年中考备考会,可以算三会合一。会中套会,两组并举,开得高效紧凑。各路英雄联袂前往,武林大会已经响锣。

    仗着这份渊源,我们重重地来了,驾长车,踏破监洪公路,理直气壮,相当熟络,全没有老毕说道的抱腿露怯模样。

  

        承——站在研究的角度作笔记,要从微点做起

       为什么要站在研究的角度作笔记?“王院说:要找理论依据,找到理论依据就好解释好理解了。”本段第二句话就是依据。如果还不够,下面我再引用一句话,这是江苏名师丁卫军对语文教师的理解:“读书、写作、反思应该成为语文教师的习惯,成为语文教师的一部分。一个不喜欢读书、不乐于反思、不善于写作的语文教师,他的课堂是难于想象的,语文教师的要务是要让学生喜欢读书,勤于思考,能够写作。”    

    为什么作笔记?按照王院报告中给出的研究的三个层次看,作笔记是对教学个案的积累,积累——归因——建构,“三递进”中积累是基础工作,按洪湖老毕的说法,教师就是个厨子,要研究菜式就得先有菜。积累自己的教学案例是种菜,积累别人的教学案例是买菜。而在研究的“六阶段”中,这种听课的积累排在第二位。顺序为提出问题——收集材料——统计数据——归因分析——建构模型——解决问题。可以这样理解:前面的阶段是先提出问题,然后有针对性地收集材料,再进行纵横向比较和统计类分析。我的想法是拿来主义,捡到篮子里都是菜,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袋袋先装到冰箱里,保不准哪天来客正好下火锅呢?

    至于如何作笔记?我的想法是全面记录,无一遗漏。不过听过《我的一点研究心得》后,觉得高富帅真不是那么好当的,驾驭不了,一课能记下个两三点就是高效了。 作笔记也应如此,还是从微点开始吧,我也就这么个水准,脸打肿了还是蛮疼的。

    我又翻了一通会议笔记,顺理成章找到了理论依据。王院在洪湖21日上午的报告中系统地讲解了语文教师(我认为不仅仅是语文教师)的研究方法,我感受最深的是他所提到的一个关键词:微点。

    王院这样说:“课堂教学要从一开始,选好一个点,做好一件事,做得简约而不简单。”

    还这样批判:“做一节课能做到的事,太大,太多,太快,是无效的。”

    更这样建构:“站在学生的角度教语文,要从一开始。”

      

    转——站在活动的角度搞组织,要有丰富的层次 

        对于此次洪湖之行,监利代表团再创高峰,达47人之多。这是对梅子老师魅力的一句侧面描写。走近了梅子,你就走进了快乐,远离了梅子,你就远离了美丽,监利语文人在李指导的带领下人气渐旺,活力正劲,影响日深,成果愈丰,越来越多的老师正在融入到这个温馨浪漫的大家庭。就我而言,既有老朋友的温故知新,又有新朋友的一见如故。几天来大家同学习同生活同讨论,可以说留下了无数个难忘的镜头。

    以时间为线索,说说课堂之外的那些事儿。

    19日上午10点,教研室,群贤毕至,帅靓咸集。汽笛一声,开向洪湖。结果人多了,怎么办?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田建新(江湖诨名“小甜甜”)最重,我最轻,我们就这样霸占了车过道。他咯吱咯吱地堆在小板凳上, 我陷在李方模(江湖诨名“魔头”)的腿子边。上车、朱河、尺八和白螺,还沿途收了几个顺路的。一车人,一路顺风,一脸庄严,看起来好像不是前往洪湖仙境,而是朝圣大雷音寺一般。

    天空很沉,我们在这条路上奔驰着。 这是一条弯曲的路,和它同名的有个的游戏,叫华容道。如果时光可以穿越,我们一车人都能听到建安十三年那些的喘息的脚步,可以看见车窗外人影憧憧,一群一群的士兵在疲惫地前行,被火燎过的旌旗又被雨淋透,半裹在旗杆上,隶书的曹字若隐若现。偶尔几匹战马匆匆驰过,大家都默默赶路,没有慌张,没有惊惶,只是默然前行,溅起一脸的泥泞。“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脯,天下归心。”那个几天前还横槊赋诗的枭雄呢?那个高筑铜雀台的阿瞒呢?

    历史的烟云还未散去,我们就到了莲花宾馆。李老师联系了午饭,大家去二楼餐厅吃饭,我去一楼大厅报到,领票,发房卡,搬资料袋。安顿好后,李老师带选手抽签,开课题座谈会。我们组织去悦兮半岛。正头疼间,突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说是朱河的老家,那可是正宗的老乡了。果然给了一个最优价。细雨其濛,春寒犹在,披着衣袍,拾级而下。我们把自己当作一片白色的羽毛,轻轻地飘荡在氤氲的水气中。

    悦兮,悦兮,洪湖之水清兮,可以濯吾发,洪湖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童年一下子从沉重的身体里挣扎出来。万籁俱静,红尘一片空灵。

    喝酒,交流,高谈阔论,我们在快乐。罗婧和金蓉在备课中煎熬。徐校细致入微发来消息言魔头生日。

    询服务台,打车入皇家一号,为魔头庆魔辰,徐校心细几经周折竟然办来一生日蛋糕。小红电其同学,院长电其博友,一时间高朋满座。徐校唱过《飘雪》,梅子就掐死你的温柔。又至卤菜店宵夜。

    20日,分乡镇组和城区组听课。B组近,女老师以徐评委为首,领衔而去,A组远,我等男士随李董跋山涉水而往。赛课之间,辟章另叙。跳过。

    暮色四合,又号召得二三十人,前往园林路K歌,监利的歌会不同于云南的歌会,我们用语文的方式来演绎,唱出语文味来,遂指王玉明为主持,击鼓传花,人人得而嗨之,尽兴而返。魔头涛声依旧。

    21日,听课,听报告,听评奖结果。吃饭,道别,颠簸,回巢。穿越结束,学习消化,回归现实,总结心得。

     

    合——站在临渊羡鱼的角度作反思,要有退而结网的计划   

      执教《云南的歌会》的教师叫什么来着,我虽然记不得她的名字,忘记名字的坏毛病一直在困扰我,但我记得她的课堂很成功。“咀嚼”两个字,说得“有意思”。

    洪湖之行,值得咀嚼的地方太多。感谢举办方所做的一切努力,这都会成为光辉的历史,我们经历的一切瞬息,也都将成为亲切的回忆。

    说道别人,落脚自己。通过会议的洗礼,反思自己的教学,还有很大的差距和专业上的遗憾,这种心情和朱明瑛大抵相同。要努力的地方尚多,容日后不断完善吧。最后引用张家港新生代名师孙艳老师的小语收尾:“电影《英雄》论剑一段中有这样一段对白,剑法,其第一层境界,讲求人剑合一,剑就是人,人就是剑,手中寸草,也成利器;其第二境界,讲求手中无剑,剑在心中,虽赤手空拳,能杀敌于百步之外,其第三层境界,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是以在胸怀包容一切,我认为。在我的教学成长过程中,正是经历着“手中有剑”到“剑在心中”的过程。”

    学一点,再学一点。我想这肯定隶属于王院所言的微点的精神。

    走一步,再走一步。或许这就是“道”吧?

    爱自己,就要爱语文。或许还可以加一句:爱语文,就要研究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