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监利县第一初级中学陈礼民的班级后花园

转载博文请注明出处

 
 
 

日志

 
 

山高人为峰——怀念刘训炯同志  

2012-05-20 05:57:53|  分类: 情感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高人为峰——怀念刘训炯同志

监利县第四中学(后更名毛市中学),从1958年的创建伊始,到80年代初,近三十年间,学校的党支部书记一直是刘训炯。刘训炯虽然几次兼任区、镇的文教辅导员、教育组长;在文革中,被撤职,被关进牛棚;但他在县四中的地位无法改变,在监利中部地区的影响无法改变。在监中地区人民和全体师生心中,刘训炯是县四中的领导者和领路人,是县四中的灵魂!山高人为峰,没有刘训炯,就没有县四中,也没有后来县四中的成就与发展!
      县四中是在大跃进中创建,在三年经济困难中成长,在六十年代倾覆,在七十年代发展。而刘训炯经历了县四中从创建到发展的整个过程——30年的守望!30年的风雨!
      刘训炯是本县红城刘铺农村人,有着农村人的善良、纯朴、勤奋和执着。从1958年县四中创建伊始,他任学校党支部书记,并参加了中共毛市区委,为委员。
      在我最初的印象中,刘训炯中等身材,高鼻梁,天庭饱满。平时,他衣着简朴,一身的蓝布中山装。冬天,他总是穿着一件当时流行的青布短大衣,脖子上系着一条蓝围巾,嘴上始终叼着一支香烟,走路时,喜欢昂起头。他在同学们的心中,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由于经济困难,农村的孩子无法继续坚持上学,多数同学中途辍学。我在初中三年,如果没有每月3元钱的助学金,也可能坚持不下来。我进校时的两个平行班,没有等到读完初二,流失了70%,上初三时,不得不将两个班合拼。为了解决学生粮食不够吃的问题,学校也想了很多的办法,如开荒种田,种瓜种菜。吃饭的时候,刘训炯经常是端着饭碗,走进学生寝室,走近学生们的身边,了解学生的情况。他动员教师家访,说服和动员家长送孩子们上学。他自己也走访了不少同学的家庭。我每月能享受3元钱的助学金(当时是最高的助学金),也是刘书记两次走访了我的家庭,才确定的。
      文革中,刘书记是我见到的住进牛棚的“走资派”。那时,我在县一中读高三。一九六六年底,我专程到毛市去看望他。我见到时,他却住在校园西面围墙边一个稻草棚里。草棚分成内外两间,内面的一间拴着一条学校的黄牛。刘训炯住在靠外面的一间草铺上。草棚的北面,是一个学生厕所。我们见面时,相对无语,只有眼含热泪。我将两包新华牌的香烟送给他时,只见他的手在颤抖。
      70年代,刘训炯恢复了工作,依然担任毛市区中学的党支部书记兼区文教组长。那时是文革后期,学校是重灾区,积重难返。最突出的是大批教师家属就业和子女下放后的招工问题;以及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平反复查的问题。当时的毛市区,包括现在的分盐乡和福田镇,总人口13、6万,公民办办教师近千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刘训炯,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刘训炯认真地执行了党的政策,真诚和热情地为教师们排忧解难。应该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特定的环境里,他历尽艰辛,深孚众望,是做出了特殊贡献的。
      由于刘训炯的正直和坦诚,得到了众多教师的理解、尊重和支持。在当时的县四中,因而也聚集了一批优秀人才。如后来因学校调整县四中高中部撤销,调荆州师专的刘金宗、康秋梅夫妇;调县师范学校的熊荒、龚道媛,常荣福;调县一中的刘训阶,李尚镛,罗集典,周尊诚,潘斐,汪守文;调容城镇的袁作成,陈兵,夏昌国,徐立高,刘德仕,吴敏,董传瑞;调县教研室的邓汝南;调柘木中学的杨杰凡,李胜保;调朱河中学的黄元斌;调分盐中学的彭贤家,王道周;调武汉的季雅奇,叶永秀;调江汉油田的漆名凤;调湖南的肖祥明;以及仍在校的魏文华,刘觐武,何志宽,许期耀,周家贵,陈诗信,杨大通等,都是当时中学骨干教师或学科带头人。也正是这些教师,为县四中的生存和发展,为提高教育和教学质量,创造了光辉的业绩,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调离的教师中,有刘训阶先后任县一中党支部书记,县教学研究室主任;袁作成先后任容城中学校长,容城镇教育组长;陈兵先后任毛市中学校长,玉沙中学、前进中学副校长;李尚镛被评为县一中特级教师。
      上世纪70年代初,学校要贯彻“五七指示”,要勤工俭学,开门办学,要下工厂、下农村,向工人和贫下中农学习,要学工学农学军,学校办工厂,办农场,刘训炯身先士卒,与全校师生一道,认真贯彻落实了上级指示和文件精神。
      县四中的校办工厂(铸造厂),是在刘训炯的具体领导下,由武汉钢铁厂下放的俄语教师许期耀和物理教师何志宽精心操作创办起来的。在学工的过程中,坚持理论联系实际,走出了一条教学和实践结合的路子。
      县四中的校办农场是在沙湖中间围湖造田开垦出来的。围湖的时候,教师与同学们下到齐腰深的水中,先用水草、淤泥挽起田埂,再慢慢加高加固,然后,开沟排水。由于湖区的淤泥太深,牛下不去,我们只好用人背犁。六七个学生、或八九个学生一张犁。一天要在水中泡六七个小时。就是这样,全校师生轮流,一起干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硬是把一百多亩的荒湖,整成了良田,插上了秧,种出了稻谷。那时,刘训炯和年届五十的张云龙校长,也和师生在一起,同甘共苦,共同劳动。
      洪湖防旱排涝工程是国家工程,是从监利县上车湾的分洪口开始,到洪湖县新堤镇的下游,修起一条与长江干堤一样结实的隔堤,以备在长江大水时,将整个洪湖作为泄洪区。因而,工程浩大,动员了数十万农民,整整修了好几个冬季。刘训炯亲自带领师生,深入工地,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虽然经受了艰苦劳动的锻炼,但也感受了劳动人民的伟大、朴实、勤劳与善良。
      1973年,为了改善办学条件,学校动员师生们自己扳砖、自己烧窑。有一次,一座窑正烧到沸点的时候,窑体膨胀,将外围的钢丝拉断,使得外围的保护层脱落。当时,窑内煤火正旺,失去保护层的轮窑意味着整窑砖的报废。窑体也有随时坍塌的可能,也有可能危及校园的安全。当时,刘训炯冒着炽热的炭火,与师生们一起抢救。后来,学校几千米的围墙和一幢近几3千平方米的学生宿舍,都是师生们自己动手完成的。应该说,在那几十年间,县四中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浸透了刘训炯辛勤的汗水。
      1975年,县四中发展了文革后的第一批教师党员,其中有刘训阶、袁作成和我。后来,又有陈兵。刘训炯为了青年教师的成长,也是付出了自己心血的。
      1977年,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县四中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其中,李尚镛老师的女儿龚永红同学,以全县的最高分录取哈尔滨工业大学。一时,在全县教育界传为美谈。县四中也因此名声雀起。
      县四中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高中毕业生中,恢复高考后考入大学、后来成为知名教授和名人的有郑继芳(武汉工程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所长),余训民(武汉工程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主委),付延龄(北京中医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处长),冉丽华(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李时银(厦门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袁江(中国轻工业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王军(湖北省知名侦探小说作家),董阳(汉口汉正街知名企业家),江德敏(长江航运杂志社社长),杨用武(蓝达光谱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易南昌(深圳海关处长),孙秋梅,熊亚非等;以及平作炎(县财政局长),王甘霖(县劳动局长),邓自立(宣传部副部长),黄尚德(县统计局长),陈海洋(县公路管理段书记),王军(县押运公司经理),郑继明(县供销社副主任),黄华城(县保险公司副经理),以及颜家振,彭贤成,张道义,沈猛烈,都在后来的工作中,成为监利县部门或科局的主要领导。
      从50年代创办伊始,一直坚守到80年代,刘训炯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地贡献给了县四中和教育事业。
     刘训炯的成就和贡献,与县四中同在!
      刘训炯的人格和人品,长留在几代学生和学生家长的心中!
                              郑锡章 2012-4-25  于北京离湖书舍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